夭寿啦芥川死活要娶我!

APH、文豪野犬痴汉 微大佬倾向注意 学生狗 渣文不定期更新 一般是短文(热衷长文的大大表桑心,以后也许会转长文啥的,,,)【热衷于糖玻璃所以慎入】

有个手癌女友是什么感受|all你

我就看到了最后一个……强行陀太【沉思脸】

津岛:

带破折号的是线上聊天的场合,部分参考网络,然而敦敦那条,是我的……我的……的……跟母上大人发了sb……(允悲)

太宰
――小姐,在干什么呀?想~你~啦~
――好好上班啦,阿治。刚才洗了个屁(苹)股(果),准备吃呢。
――小姐稍微忍一下哦,难得这么主动,我马上就回家,保证你吃个够。

中也
――今天就不去找你了,明天摸(模)你(拟)。
――诶?你跟中也怎么了吗?
(你看了看备注)
――啊啊红叶姐姐!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……
――没什么,幸亏你没发给中也,不然,以我对他的了解,你明天八成下不来床,没法去考试了。

芥川
――龙之介,你病刚好,多吃点热的红豆沙可以阳(养)痿(胃),能吃好才能恢复得快哦。
――……红豆沙还有这种功效?在下还是不吃了。还有,在下怎么可能不行呢?
芥川龙之介赶回家,并把你哔个爽。
红豆沙:我做错了什么?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。


――我快下班了,小姐晚上想吃什么呀?
――煞笔。
――诶诶?我惹小姐生气了吗?说起来我昨天晚上时间确实有点短,昨天实在太累坚持不住了,可以别生气吗?
――不是,敦敦,我说吃烧饼……

国木田
(推推眼镜)手癌这个……我OCD,说实话有点不能忍,一看到就犯尴尬症。我要制定一套计划,治好她的手癌。
(然而已经晚期了)

乱步
――乱步,你的眼睛忘拿了,要不要给你送过去?
――?我的眼睛挺好的呀?
――呸,眼镜。

社长
――今天菲茨杰拉德来了。他想要收购侦探社,这绝对不允许。
――就是,让那个暴发户长点奶(脑)子。
――注意文明!再说了,男人怎么长那个?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。

贤治
――跟你在一块儿,学到了很多傻(书)逼(本)上没有的知识呢。
――哦?你不是说过,那个是骂人的话吗?怎么还会有知识?城里人真有意思。

织田
同为作家,我一个人得审两份稿,要是她发出去被别人发现了错字,那怎么得了。

菲茨杰拉德
――我想买个手(收)淫(音)机。
――老婆啊,虽然咱们肯定有那个钱,但是没必要,有我在,还需要那种东西吗?

吐温
――小姐,感恩节那天的晚餐,想吃什么呢?
――按照你们那边的习惯,肯定要有火鸡(分隔符)巴(吧)?
――这个还真没有诶。不过,小姐要是想吃的话,我倒是有不带火的。

霍桑
――说起来,纳撒尼尔做(最)爱去什么地方呢?
――这种事一般都要在家里。不过你该去教堂接受心灵的洗礼了。


――吾辈听说你在追《冰与火之歌》,是吗?
――是的哦,虽然才看了鸡(几)鸡(集),就已经掉进坑了。
――“才”看了那什么?吾辈好像看不了这种剧,本来想陪你看的,实在抱歉啊……

陀思妥耶夫斯基
――费佳,好好吃饭,知道吗?你实在太受(瘦)了。
――你要是真的怀疑,我今晚就去找太宰治,让你看看你老公到底是不是受。

文野乙女|你男友是谁

原谅我看到陀思吃手指就笑了哈哈哈哈 真·陀思

津岛:

来来,让我们玩一个最近很火的梗。准备好啦?开始――

你男友是谁?
太宰治!
他喜欢干什么?
殉情!
还喜欢干什么?
我!

你男友是谁?
中原中也!
他喜欢干什么?
喝酒!
喝完酒干什么?
我!

你男友是谁?
芥川龙之介!
他讨厌干什么?
喝酒!
那他喜欢干什么?
我!

你男友是谁?
中岛敦!
他喜欢干什么?
陪我吃饭逛街看电影!
那你喜欢干什么?
撩他!

你男友是谁?
菲茨杰拉德!
他喜欢干什么?
买买买!
买的最多的是什么?
我的衣服!
为什么给你买辣么多衣服?
脱了它们!

你男友是谁?
陀思妥耶夫斯基!
他喜欢干什么?
搞事!
他喜欢吃什么?
手指!
还喜欢吃什么?
我!

由于拖更太久自己都不好意思系列

一个月前存了个双黑草稿【有女装paro和太宰帮妻子换装系列xxx】

整个文章都在纸上写出来了

然而我懒得打字qwqqqqqqqq

同志们再让我拖会稿_(:зゝ∠)_

8.16后到开学前我会选一天双更的_(:зゝ∠)_

希望不要掉粉_(:зゝ∠)_

【k】尊哥生快

cnmp尊哥生日我忘记准备贺文了啊qwqqqqqqqqqqqqqqqq

关键是我tm还错过了生日qwqqqqqqqqqqqqqqq

我要打我自己了qwqqqqqqqqqqqqqqqqq

急急忙忙发条祝福表示我还爱着尊哥qwqqqqqqqqqqqqqqq

完了不敢打tag了qwqqqqqqqqqqqqqqqq

尊哥生快qw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

尊哥你快活过来啊我们不能没有你qwqqqqqqqqq

今年的愿望许你复活和室长HE可好qwqqqqqqqqqqqq

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实话我也曾有这样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

子钰gyoku_深陷长篇坑:

因为无心码字而搞得事emmmmm……

串剧组注意。

梗的脑洞来自与好久好久之前我和闺蜜ma酱上课时讨论当亚瑟的眉毛长到芥芥脸上时的场面2333333顺手就画出来了。

请相信我真的是个芥厨也真的很爱英先生23333333

前两p是自己在动漫里截图后然后改的图,分别应该是aph第六季第七话和文豪野犬第一季第三集;第3p是自己脑洞的小条漫23333第一次试着画条漫,我画风小学生><

边画边笑233333手都在抖

【文豪野犬-长篇-ooc注意】断 ep6

嗷嗷嗷嗷又是我的独场~~敲开心~~~但是双黑小甜饼不够吃啊老板再来俩

布洛.:

有言在先:有点拖更......不过这p敲精彩(捂脸)@夭寿啦芥川死活要娶我! 别打我(捂脸)


正文



当十三怀着激动的心情写完那篇“太中”并满心欢喜地交稿时,水月正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视。十三走过去,瘫在沙发上:“啊啊,终于写完啦~”水月抱着抱枕:“写完啦,那就赶紧给我说说,你这段时间的事。”十三轻笑着揉揉水月的发顶:“好好好,水月小可爱。和你分开以后,我在横滨一直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,后来就被港口黑手党发现了我的异能,所以就被拉进去了。不过因为各种原因,我后来就不想呆在港黑了,趁着一次严峻的任务,做了个假死,就逃出来了。”十三看着电视,说着,“不过没想到啊,最后居然成了写手。”水月笑笑:“你呀,一直都那么随意。”十三轻笑着抱住水月:“哎呀水月酱,我好想你啊~”水月脸上泛起红晕:“知道了啦你快把手拿开......”“不要~”十三笑着,不愿松手。“不是,十三你......啊!”水月一不小心倒在了沙发上,十三轻巧地将水月压在身下:“啊啦,扑倒了呢。”水月红着脸别过头去:“什么啊,快走开。”十三俯下身,在水月耳边低语着, 
 “任务完成。” 
 水月一惊,手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铐,想试着坐起来,却感觉全身酸软无力,她皱了皱眉,看向一旁坐回电脑桌的十三:“啧,真是演得一手好戏啊十三。”十三并不理会,自顾自地说:“手铐是特制的,不用工具一天别想打开。给你的饮料里加了料,想必你现在已经感受到了吧。”说着,十三转过身,露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,“那么,再次介绍一下,小野十三,17岁,现在港口黑手党特别暗杀小组任职。现在的任务是,活捉叛逃人员,渡边水月。” 
 此时,中原中也正一脸不情愿地和太宰一起共进晚餐。“看在食物不错的份上就饶了你,死青花鱼。”中也抿了一口红酒。而太宰却痴汉般地笑着:“哎呀我家中也真可爱......”话还没说完,中也便狠狠地踩了太宰一脚:“谁是你家的啊你个恶心青花鱼!!!”话音未落,中也的手机便响了起来。“接完电话再收拾你。”中也甩给太宰一个眼刀,掏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,是水月的来电。中也接了电话,对面却只是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日常对话,还掺杂着些电视的声音,但除了水月还有另一个人在,不久电话便挂断了。“不小心按到了吗……”中也放下电话,却突然记起刚才一片嘈杂的声音中,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敲击声。中也努力回忆着,突然一惊。是水月,水月在求救。 
 中也站起来,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:“太宰,下午你和水月走了之后,水月去了哪里?”太宰见势也站了起来,双手插在大衣的兜里:“嗯......有一个她的故友找她,估计是叙旧吧。”中也咬紧了牙:“她有危险。”太宰径直往外走:“是吗,她告诉我的时候我留意了一下地址,不是很远应该还来得及。”中也皱着眉,快步跟了过去。 
 车在小楼下急刹,中也打开车门正准备冲上去,却被太宰拉住:“上面的十有八九是你港黑的人,你最好避避嫌,就乖乖在车里等着,我上去。”中也眉头皱紧,坐回了座位上,掏出手机:“给你十分钟,多一秒我就上去。”太宰笑了起来:“好好好。” 
 小楼里没什么灯,有的只是从窗户照进的月光。太宰走到十三的门前,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不知从那弄来的铁丝,鼓捣了一会儿便撬开了锁,一脚踹开了门:“过家家结束啦,十三小姐,现在我要把水月酱接走啦。”水月坐起身来:“太宰先生今天是不是又去跳河了,手机都打不通。”太宰轻笑着:“啊,是啊,不过没死成,真遗憾呢。”十三看着太宰:“太宰先生......吗,”太宰意味不明地笑着:“啊,是我,十三小姐。”十三笑起来,转过身去:“水月,后会无期。”水月看着十三的背影,叹了口气,看向太宰:“走吧,太宰先生。”太宰蹲下去,用铁丝撬开手铐,站起身来:“好啦,走吧。” 
 水月和太宰下了楼,看到了车里正在焦急等待的中也。“......中也先生。”水月开口。中也回头,皱紧的眉头舒展了一些:“做的不错,别遇到事情都一个人解决。”太宰扶着水月坐上后座,自己坐上驾驶座:“中也自己不也一直这样。”中也一记眼刀:“给你十分钟你就九分四十回来,可真准时。”太宰笑着发动引擎:“哎呀人不是回来了嘛。”中也放松了些许,转头对水月说:“水月,你这样从港黑逃出来,以后也要注意。这个死青花鱼不可靠,你要自己强大。”水月不做声。中也叹了口气。“哎,我哪里不可靠了,下次你用污浊我就不救你了啊。”“闭嘴。”

【文豪野犬-长篇-ooc注意】断 ep5

我的独场...不过最后太中写手设定好啊哈哈哈哈 顺便宣传

布洛.

有言在先:这p基本上都是ooc,无感的可以当原创百合看(捂脸)强制分p有,下p百合剧情避雷,终于要写百合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(捂脸)
维他入我心,忘掉海洛因



正文



从港黑大楼出来时,已是晚霞满天。太宰十分愉悦地哼着小调走在前面,水月跟在后面,心事重重地走着。太宰回过头:“怎么了吗,水月酱?”水月掏出手机,将屏幕给太宰看。 未知号码发来的信息:
呀,水月,突然给你发短信什么的,很惊讶吧?不过,这次是真的有急事,日落之前,麻烦到这个地址来哦。
十三
太宰看了一眼,嘴角勾起一个搞事的笑容:“啊啊,是这样呢。那你先去吧,国木田那边我来说,让女孩子等急了可不好呢。”水月点点头,转头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太宰推开侦探社的门:“我回来啦。”国木田一脸焦急地走过来:“怎么去那么久?水月呢?她不是和你一起去了吗?”太宰笑笑:“啊,那孩子去处理私事,我来给她请个假。”国木田皱了皱眉,钢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几行字:“是么……不过本来也打算今天晚上就让她回去了。”“哎,国木田好过分......明明我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。”太宰不满地嘟起嘴。
出租车到达目的地时,天边的晚霞已几乎散尽,水月递给司机一张纸币:“不用找了。”随即冲下车,按门牌号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楼,飞上四楼,敲响了门。“来啦来啦。”熟悉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。片刻,门开了,黑发的少女将水月迎了进来,“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呢……不过晚了4秒。”十三指指窗外全然暗下的天色。“刚刚陪太宰先生去了港黑,能那么快已经够好了。”水月叹了口气,穿上十三递来的粉色拖鞋,环顾四周。房子不大,一看就是出租屋,室内有些凌乱,却又意外地和谐。“所以说,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……”水月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,话还没有说完,十三便冲到电脑桌旁,敲起键盘:“我啊……现在是写手,现在正在连载的作品是......”电脑屏幕倒映着十三的笑容,“港黑那些事。”水月顿了一下,有些惊讶:“所以你现在只是一个闲的不行的小说写手?等等,可是你写港黑的事?你不怕泄漏了机密被首领......啊呸森先生扒皮?等等你怎么知道港黑的事?”十三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接话:“哎呀,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,可是马上就要截稿了,我突然就文荒了......所以才找水月酱你来给我讲讲港黑的事。”水月倒是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个少女跳脱的思维:“嗯,那你要听什么?”十三沉吟了一会儿,一脸期待地看着水月:“关于太中的事!”水月有些疑惑:“太中?”十三一脸搞事的笑容:“就是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啦。”水月抱着一个抱枕,将下巴埋进抱枕里:“嗯......今天下午正好和太宰先生一起去了港黑看中也先生......”十三眼里闪烁着光:“哇这么好的素材你为什么不早说!”水月小声地说:“刚刚一进门就说了......”十三揉揉水月的头顶:“好啦好啦快给我说说。”水月撑着下巴,一边回忆着一边说:“唔......太宰先生先是去买了绿豆汤,然后去了港黑,我们去的时候好像是空调坏了,中也先生正要发脾气,太宰先生就进去了,嗯,然后就吵了几句,中也先生喝了绿豆汤,然后被太宰先生摸了头,然后又吵了起来……”十三听着,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,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哎,不过太宰先生没有说什么意味深长的话吗?”水月倒在沙发上:“唔......说了,不过没有说完。”十三十分期待地问:“是什么是什么?”水月想了想,从沙发上坐了起来:“今晚......”,转过头看向十三,有些尴尬,“然后就被中也先生用一个'滚'给打断了......不过可能是太热了,怎么感觉中也先生脸有点红......”十三的双手又在键盘上敲打起来:“也只有水月酱这样纯洁的孩子会觉得是天热啦~谢谢啦。桌上有维他茶,自己吸,旁边的盒子里有饼干,茶几下面有薯片。”水月按着十三的话,果然找到了那些东西:“没想到你还意外地有条理嘛。”十三回道:“没有啦,以前也是很乱的,前几天刚刚做了大扫除。”水月喝了一口维他茶,惊叫道:“哎,这个挺好喝的啊!”十三笑笑:“维他入我心,忘掉海洛因。”水月有些疑惑:“哎?和海洛因有什么关系么?难道是毒品?”“不是啦不是啦,水月你就当我没说好啦……”十三轻笑起来,从电脑桌边摸出一个遥控器,打开了电视:“你无聊的话就看会儿电视,或者玩游戏也行。”



tbc.
对你没看错这p结束了(被打)

【预告】占tag致歉

最近越来越咸鱼qwq自己的lof都被转载占满了qwq

不过大可爱放心 元气满满的十三娘又回来了❤

这次来个预告 文已经大致码好了

*花魁向

*太宰花魁设定

*港黑全是神助攻

*小长文

*清水但可能后面有车

*港黑娘家都是大坏银急着嫁女儿系列

占tag致歉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360°旋转爆炸啊啊啊啊啊啊

纹夜:

找了半天把这张图找到了啊啊啊啊啊啊(原地爆炸)

【文豪野犬-长篇-ooc注意】断 ep4

没戏份但有太中就很开心了哟qwqqq另外帮这位妹子宣传下☆

布洛.:

有言在先:不知不觉更到第四篇了,这里向@夭寿啦芥川死活要娶我! 道个歉,这一p没来得及给戏份,不过作为补偿后半段是太中的小甜饼,希望大家不嫌弃,不嫌弃的话把下面的小红心小蓝手点一点,喜欢的话关注一下,会继续加油的!


正文


任务完成,回到侦探社,太宰又摊到了沙发上:“啊......累死了……”“我不也和你一起去的吗,怎么就你这么累?”水月无语地看着咸鱼状的太宰。“因为水月酱啊……一下车就各种被堵,执行任务的时候还嚷嚷着要杀人搞得其他几位都没法配合调查了......”“咸鱼”翻了个身,懒懒地说道。“......有人来堵什么的我怎么知道!而且那种麻烦的人杀掉不就好了……”水月恼羞成怒,抱着臂别过头去。“哎,被堵了?”国木田独步有些惊讶。“是啊是啊,而且还是港黑的人呢。”太宰怀中抱着抱枕,在沙发上滚来滚去,一不小心摔了下去,“啊疼疼疼......”“活该。”水月低头瞥了一眼,哼道。“黑手党的人?是想让水月回去吧?”国木田问道。“嗯,不过我拒绝了,然后就打了一架。”水月轻描淡写地说。“啊,要说打了一架,不如是说对方单方面被威胁了吧?”太宰从地上爬起来,笑道,“毕竟是金发的妖精,那种异能要是被知道了克制的方法,那孩子基本就全面崩盘了。”“这也是她平时深居简出的原因吧。”水月将鬓角的发丝顺到脑后,“我好像特别坏呢,跳了槽还把自己家的情报告诉别人。不过澜澈那家伙,居然一个人来,芥川没有跟她一起么......”“啊,还有那个,你的故友,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太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。“嗯......小时候和她一起在贫民窟里,后来一起偷渡到横滨,中途失散了。”水月垂下眼帘,说道。“啊,那可真是故友呢。”太宰见水月这般反应也不再问了。“所以啊,她现在是何方神圣,我也不知道啊。”水月抬起头,挤出一个颇为勉强的微笑。“啊!忘了件事,国木田君,我出去一下哦……”太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推开门就往外走。国木田叹了口气:“这小子......水月,你跟着他,别让他又自杀去了。”水月应了一声,推开门去追太宰。 
在楼下张望了半天,水月方才看到那个穿着长款风衣的身影。“太宰先生!”水月奔过去。“啊,水月酱,国木田叫你来的吧?”太宰回头,笑,手里拎着一份刚刚买的绿豆汤。“哎?太宰先生,这是?”太宰笑意更浓了:“啊啦,这是给蛞蝓买的,天那么热,他一个小矮人黑漆漆的,肯定会热死。”水月有些惊讶:“所以说太宰先生说的忘记了的事情就是去找中也先生?”太宰弯着嘴角,伸手揉了揉水月的脑袋:“答对啦,所以水月酱也一起去吧,毕竟肯定没有好好和蛞蝓道别吧?”水月打开太宰的手,别过头去:“......嗯,虽然可能会被打,还是要去见一见中也先生的。” 
下午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,而此时正巧中原中也办公的楼层空调坏掉了,几个工人忙出忙进,操作机械的噪音和窗外的蝉鸣,混着灼灼的热浪裹挟着正在办公桌前工作的中也。中原中也皱着眉头,手里翻动着一叠厚厚的资料,湛蓝的双眸不耐烦地浏览着,橘红色的发丝被汗濡湿,贴在额前。“就不该让水月休假。”中也心想着,“早知道她那天在办公室和我的谈判是真的,我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港黑大楼半步。这下工作增加了,还要和首领解释水月跳槽的事。”中也更加心烦了,抬起头对一边正在维修的工人问道:“还有多久能够修好?”阴沉的语气和杀人的眼神吓得工人浑身哆嗦:“是,大概还要两个小时。”“啪。”手中贵得吓人的钢笔被中也拍在桌案上,正要发作,门却被打开了:“真是的,中也的火气真大。”“太,太宰?”中也一怔,眉头皱得更紧了:“死青花鱼,来干嘛。”太宰仍是一脸灿烂的笑容:“来给蛞蝓你送清凉啊~”太宰将绿豆汤摆到桌子上。中也心头一暖,但还是假装厌恶的样子:“什么啊,你给的东西不会下了什么毒吧?”“哎,中也真过分啊,不喝拉倒……”太宰作势要拿走,却被中也一把按住,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,细细品味了一下,开口:“嗯,还行。”太宰笑眯眯地看着忍住大快朵颐的冲动一口一口喝着的中也,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个戴着帽子的脑袋。中也停下勺子,抬头看向太宰:“青花鱼你想死?”太宰仍是一脸欠揍的笑容:“啊,只是发现进食中的蛞蝓意外的可爱呢~”中也面色微红:“闭嘴,死青花鱼。”“啊,对啦,我把你的水月酱带来了哦……”太宰话音刚落,躲在门口憋着笑的水月连忙走了进来:“中也先生。”中也方才舒展了些的眉头又紧皱起来:“为什么你总是那么难管呢,水月?”水月轻笑了起来:“啊,因为我是水月啊,渡边水月。”眼神交流之间,中也便看到了眼前的少女强大的决心。中也叹了口气:“首领那边我替你顶着,”随即转头望向太宰,“你,照顾好水月。”太宰笑着举起手敬了个礼“好好,遵命。顺便一提,今晚要不......”中也的脸上又泛起了些许红潮。


“滚。”





tbc.